“两制”有空间,“一卡”路难行

浏览量:756 时间:2018-08-28

  近年来,随着“放管服”改革深入推进,“一窗受理、一站服务”“最多跑一次”等便民举措,大大便利了企业和办事群众。尤其“多证合一、一照一码”改革,使营业执照成为企业唯一“身份证”,大大优化了营商环境。有鉴于此,在进一步压减繁琐证明的基础上,能否把诸如医保卡、养老金卡、公积金卡等,也做统一整合、甚至“一卡通”呢?(8月25日《人民日报》)

  一些地方推行“一卡通”,比如可以乘车、购物等,全国各地也在推行“一卡通”,比如公交卡在全国实行“一卡通”就先行一步,应该说,各种“一卡通”确实给民众带来了很多便利。能否把医保卡公积金卡等也整合成一卡通呢?想法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推行“一卡”存在诸多难解的现实问题。

  首先,卡证不是必选。比如一些职工没有公积金,这不违法,法律没有强制缴纳公积金。刚开始推行,一些老员工不差房,觉得为他人做贡献,不愿意缴纳,后来看到单位同等补贴,又觉得亏,又要求缴纳。招聘的合同制员工积极争取,但是单位害怕他们快速离职,要求工作满5年,考核合格后才缴纳公积金。包括学校在内的一些单位没有缴纳生育保险,卡证有多有少,推行面面俱到的“一卡通”有多大意义?

  其次,待遇存在差别。前不久新闻透露,某地公安局警察可以享受158天产假,协警享受98天产假,类似不是个别现象,在行政事业单位、企业单位等大量存在。有编制的按公务员法管理,无编制的按劳动合同法管理,公积金、医保、社保等存在重大差别,可以说,同等工龄,同等职称,同等学力等可能存在待遇差别很大的怪现象,可以称之为待遇上的“一国两制”,这样下来,推行“一卡通”有多大意义?

  再次,支付存在矛盾。推行“一卡通”,归根到底是方便当事人享受权益。这是当事人的钱财,按照常理,“我的钱财我作主”,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理。问题是,到了“一卡通”,恐怕就不行,比如公积金固然是个人的利益,但是公积金管理制度没有修改前,个人根本无权随意使用,总是让民众感觉“劫贫济富”,权益被不当限制。各自为政,能否自由支取?如果民众无权还是要审批,如此“一卡”意义何在?

  最后,授权存在问题。公积金等推行“一卡通”,牵涉钱的支出,涉及权力审批,涉及多个部门,问题就复杂化了。以婚登信息为例,2012年7月,民政部宣布,我国已实现婚姻登记信息全国联网工作。现实很打脸,“同级设限”等限制太多,很多信息无法互联互通,婚姻信息全国联网查询难以良好实现,以致重婚行为多次顺利闯关。一两个部门尚且如此艰难,要多部门联手的“一卡通”便民焉知不是纸上谈兵?

  推行“一卡通”,技术非难题。“两制”有空间,“一卡”路难行。如果丢了“一卡通”,会不会一丢百丢?事涉切身利益,多久可以补办好,会不会给违法行为提供可乘之机,给当事人造成巨大损失?相关方面做好了这个应变准备了吗?“两制”不去,“一卡”难行。当前,一些家庭跨区的小学报名尚且存在读书难问题,推行如此跨多个部门的“一卡通”,就想多多便民,相关部门真的准备好了吗?

  文/李云勇